武林网-军事观察

从南海《宣言》到《准则》——具有历史意义的一步

2017-05-19 09:49:47邀月宫主

在去年召开的中国—东盟外长会议上,王毅外长提出“南海行为准则”(以下简称“准则”)磋商的“四点愿景”,其中包括在不受干扰的前提下,于今年年中前完成“准则”框架草案磋商。

就在昨天贵阳召开的中国—东盟落实《南海各方行为宣言》(以下简称《宣言》)第14次高官会上,中国和东盟10国就“准则”框架草案达成共识,最终敲定了“准则”框架。

从南海《宣言》到《准则》——具有历史意义的一步

此举是中国和东盟在南海致力于通过规则和机制建设管控分歧、维护南海和平稳定的进程中,继“宣言”后又迈出的具有历史意义的一步。我们有理由为它的出炉喝彩和鼓掌。

众所周知,制定“准则”是全面有效落实《宣言》的一部分,是自上世纪90年代中国和东盟国家启动《宣言》磋商以来达成的一项重要共识。

自2013年9月在苏州举行的第六次落实《宣言》高官会议启动“准则”磋商进程以来,在中国和东盟各国共同努力下,“准则”磋商已进入“重要和复杂问题”阶段。各方已通过两份共识文件,梳理了“重要和复杂问题”清单和“‘准则’磋商框架草案要素”清单两份开放性清单,并达成应对海上紧急事态外交高官热线平台及在南海适用《海上意外相遇规则》(CUES)等“早期收获”。

同时,各方同意积极探讨制定“海上风险管控预防性措施”,在“准则”最终生效前有效管控海上局势,防止不测事件的发生。

事实上,完成“准则”框架草案磋商仅仅是“准则”磋商的阶段性成果,其实质是为后续磋商制定架构,它既不涉及实质性的案文,也不等同于完成制定“准则”本身。

但仔细掂量这一来之不易的“准则”框架草案,我们不妨做出这样的解读:它是《宣言》生效15年之后,从《宣言》到“准则”迈出的重要而具有历史意义的一步;是中国和东盟致力于通过规则和机制建设管控南海分歧、维护南海和平过程中,取得的一项实质性成果;它折射出南海地区规则甚至未来秩序的雏形,标志着中国和东盟政治互信水平的提升,以及本地区国家处理地区事务意愿和能力的增强;它预示着国际社会关切的南海地区和平稳定,将会获得机制和制度保障;同时它再次证明,在没有外部势力干扰和搅局的前提下,本地区国家完全能够承担起维护南海和平稳定的重任。

在庆祝“准则”磋商取得突破和实质性成果的时候,我们也应理性看待这一收获,不应讳言未来“准则”磋商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困难和挑战。

这些困难和挑战,既有东盟国家之间在“准则”核心条款上的分歧,也有中国与东盟有关国家之间在“准则”有关问题上的不同主张或意见。

而要缩小分歧和不同主张,需要时间、需要磨合,有时还需妥协和让步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未来的“准则”磋商不可能一帆风顺,更不可能一蹴而就。不仅作为当事方的中国和东盟国家要有这样的思想准备,整个国际社会也应有这方面的思想准备和宽容态度。

无论如何,时间、空间和氛围,都是“准则”磋商稳步推进并最终到达胜利彼岸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。

我们有理由相信,在中国和东盟国家共同努力下,随着“准则”磋商的不断推进、《宣言》框架下海上合作的不断深化、安全领域合作的不断加强,把中国和东盟国家打造成命运共同体、把南海建设成“和平、友谊、合作”之海指日可待。

【相关阅读】“南海行为准则”框架获通过东盟官员:将为后续磋商奠定基础

18日在中国贵阳市举行的落实《南海各方行为宣言》(DOC)第14次高官会上,中国与东盟十国审议通过“南海行为准则”框架。在此之前,各方已就此进行了近4年的谈判和磋商。这被当天与会的中国和东盟外交官评价为整个“南海行为准则”磋商中一个“看得见、摸得着”的重要阶段性成果,称它为下一阶段的磋商“奠定坚实的基础”。

从南海《宣言》到《准则》——具有历史意义的一步

中国—东盟落实《南海各方行为宣言》第14次高官会

“这是一份全面的、照顾到各方利益关切的准则框架文本”,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18日在会议结束之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说,框架草案包括前言、目标、原则、基本承诺和最终条款等相关要素。但他没有透露“准则”框架的具体内容,并称中国和东盟十国已达成一致,仅将草案作为内部文件,暂不向外界公布框架的文本内容。

在解释这么做的原因时,刘振民说,一是因为有关“准则”的磋商还将继续,二是希望下一阶段的磋商不要受到任何来自外界的干扰。他表示,从内容上来看,“准则”框架完全反映《南海各方行为宣言》的基本原则和精神,最终完成后将是“宣言”的加强版。

从南海《宣言》到《准则》——具有历史意义的一步

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

有人质疑,此前中国和东盟各国达成的《南海各方行为宣言》实际上并没有起到太大效果,没能有效限制一些东盟国家在争议岛屿搞岛礁建设,反而对中国自己的限制比较多。刘振民在回答《环球时报》记者有关提问时说,此前中国与东盟各国达成的《南海各方行为宣言》的落实状况有好的一面,但也有不太令人满意的一面,中国尤其对《宣言》中有关“当事国直接谈判解决分歧”“各国应保持克制”“加强海上合作”这3个条款的全面有效落实有所关切。中方认为,中国和东盟国家需要继续制定自己的地区规则来指导各国行动,维护各国的共同利益。

对于即将达成的“南海行为准则”是否可以更加有效地管控局面,刘振民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通过制定规则、建立机制,来达成南海成为和平之海的目标”。但他并未明确“准则”未来是否将具有法律约束力,只称这将是“未来讨论中的一个重要问题”。

中国外交部此前曾表示,按照原定工作计划,“南海行为准则”框架草案有望于今年上半年达成。此次高官会完成框架磋商,早于此前东盟和中国领导人提出的日程表。与刘振民共同主持会议的中国-东盟关系协调国新加坡外交部常任秘书池伟强18日在记者会上说,框架草案随后将被提交至今年8月举行的东盟外长会上。不过,会议并未透露接下来推动“准则”达成的进一步时间表。

另据了解,此次会议还审议通过《建立三个技术委员会步骤非文件》、外交高官热线平台试运行结果,并更新了2016-2018年工作计划。

1/2
精彩推荐
美女图集
热点聚焦
相关资讯:
©武林军事(5011.net) 版权所有